追蹤
歡迎光臨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小說都是自創。                       

(此處長草中)
  • 98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單篇】[改造]銀蠍。空洞的右眼 (最後微獵奇)

(家中)   「哼哼哼--」   嗯?銀狐真難得回家一趟。   「你好像很開心。」   「對啊,明天要和羅亞去約會呢!」   喔?所以是回家準備東西呀。     「是嗎?玩得開心點喔!」我笑著回答。   「嗯!我會的!」帶好包包後準備從窗戶離開:「啊對了,幫我跟黑貓說一下東西在櫃子第二層。」   「嗯。」   聽見我的回覆後便離開了。   約會呀,他們在一起也快一年了吧?總覺得,有點羨慕...... (四年前,在研究所)   「嗯?會失敗喔!」我趴在研方放雜物的桌子上。   「咦!?妳看到的嗎?」才正要將剛完成的藥劑打入白老鼠的體內之前,被我說的話征住了。   「嗯呀!所以別弄了,和我去約會吧!」   「嗯......不,我還是想先試試。」研方將藥劑打入了白老鼠體內。   白老鼠的四肢突然變得粗壯無比,但只在那短短的幾秒鐘。   「唔、不行啊。」研方感到很失望的樣子,早和他說過了。   「是哪裡出錯了呢?」完全沒有想理會我的意思,又在埋頭研究了,算了自己出去走走好了。   這所位在平原上的研究所是爸爸的,而研方是裡面的成員之一,老實說也是我男朋友,但他常常把我晾在旁邊研究自己的,不過這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工作認真的態度無人能比呢!   這是所改造研究所,而最終目的就是改造人類,改造出一般人不會有的強大力量或特殊力量,然而我也有被改造,是爸爸改造的,我的右眼有預知能力,聽說和媽媽的一樣。   為什麼是聽說?因為她在我兩歲生下弟弟不久後就離世了,所以對她的事沒什麼記憶。   「姐姐?」   「嗯?」懶懶的躺在草皮上,對突然出現的銀狐不感到驚訝。   「妳不是去找研方了嗎?難道他又在埋頭研究了?」   「嗯是啊,我和研究哪個比較重要啊?」無惡意的隨口說出。   「欸?」   「開玩笑的。」淘氣的吐了吐舌頭:「當然是都重要對吧!」雖然說是這麼說,但心裡難免有些不平衡。   「嗯?姐姐有個好男朋友呢!」銀狐也跟著我一起躺著。   「是呀我知道。」被弟弟一說總覺得有點開心。   「我也想交個好男朋友呢~」呵呵......欸?   「男朋友?」   「嗯?」嗯?什麼呀?......算了。   「不、沒事,姐姐祝福你。」   弟弟喜歡男人的事,姐姐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但也罷啦!只要他開心就好......等等!那他對研方!?不會吧......呵呵。   「銀蠍!成功了!」研方一臉開心的從研究所跑出來。   「什麼成功了?」坐起身子,看著還有點喘的研方問。   「藥劑呀!剛剛你離開後,準備要給老鼠打新的藥劑時,他的四肢又突然變得粗壯了起來!」   「欸?所以意思是在那老鼠感到危急時能力就會起作用?」   「是呀!比原本想的更好!」研方看起來好開心吶。   「所以,你除了跑來跟我報告這件好消息外,還有別的事嗎?」我試探性的問問。   「呃、就是很抱歉這幾天都冷落了妳,明天妳想不想和我去遊樂園玩?」他從口袋裡拿出了被好好摺了三次的宣傳單給我。   原本是半開玩笑的說說,原來他早有準備了,真開心。   「嗯,看來我喜歡的不多呢。」看了看宣傳單上畫的遊樂設施。   「妳是指刺激的嗎?」研方似乎有點戰兢呢。   「是呀!」   「呃呃,我會陪妳的。」   「嗯!」   這算什麼呢?你總是這樣縱容我,卻又那樣的照顧我,我真的好喜歡你。 (約會當天,在遊樂園)   「好久沒來了,增了一些新的設施呢!」我看了看四周,再看看研方拿到的宣傳單:「宣傳單一定是用舊的,很多根本都沒畫出來嘛。」   「嘛、可能是舊的庫存太多吧?想先玩哪個?」   「當然是那個!」手指著號稱本遊樂園最恐怖的雲霄飛車。   「咦咦咦咦咦咦!?」   「你不說要陪我的嗎?」像小惡魔般的想拉研方坐他最怕的雲霄飛車。   「我我、好好吧......」   「......」下了設施後,研方像失了魂般的坐在椅子上。   「好點了嗎?」拿著剛買的冰水坐在研方旁邊。   「嗯......謝謝。」把寶特瓶的蓋子打開後遞給他。   「說真的你叫得還真大聲呢。」   「唔、很可怕啊!」   「呵呵,我知道,所以才會拉著你陪我呀!」幸災樂禍的笑著。   「銀蠍這名字,取得還真好呢。」   「我會當成誇獎喔!哈哈!」將身子靠在椅背上,仰望著天空。   「烏雲,下雨,雷。」突然,我的右眼看到了和左眼不一樣的畫面,和左眼看到的相反的天空。   「下雨?等一下嗎?天氣這麼好耶。」研方也跟著抬頭看了天空。   「嗯啊,不過有片可疑大黑雲呢。」指著在有點距離那片灰色天空。   「那我們先去有屋簷的地方吧!」蓋好寶特瓶的蓋子後起身提議。   「嗯。」真希望看到的事能有不成真的時候,除了天空突然下雨外,其實還看到了有雷打在我們附近。   才剛走到廣場就突然傳來了雷聲轟轟的聲音。   「啊、已經有閃電了,走快點吧。」   「開始下雨了。」感受到有水珠滴到臉上。   「真的......哇!雨變得好大!」   過不了幾秒,天上就這樣下起了傾盆大雨,我和研方急忙跑到附近的屋簷下躲雨。   「怎麼樣?有沒有很濕?」研方問了我一下。   「還好,及時進來躲雨。」   「那就好,這裡是哪個廣場?」   「嗯、我看看喔。」我記得地圖是放在......噢有了。   「這裡是尖塔廣場,那個高塔好像是這樂園裡最高的建築。」我手指向在我們前方不遠處的高塔。   「喔?像這樣的大雷雨很容易打到它吧。」研方看了看那聳立的高塔。   「那對母子是不是打算經過高塔過來這裡?」看到了不遠處有對母子正往這裡跑來。   「雷遲早會打中的,得要他們繞路才行!」還沒等我回應研方就跑出去了。   「太亂來了!研......」      --啪!      什麼!?是我看到的畫面......不要!快回來啊!   看著研方和那對母子會合了正在說明,在繞過了塔回來的路上,雷又急速的劈了下來,正好打在高塔上,因為有距離的緩衝,他們似乎都沒事。      「謝謝!謝謝!真的是謝謝你!」   「大哥哥謝謝!」   那對母子相繼和研方道謝。   「全身都濕透了呢。」   居然還敢笑嘻嘻的說這種話。   「銀蠍?妳還好嗎?怎麼了?」   還敢問我怎麼了?你真的是,真的是......   「正義感十足的笨蛋啊!」   「咦?!」   「你咦什麼啊!很危險欸!我、我快擔心死了!」抓緊了研方濕透的上衣,低著頭的我,罵人一點魄力也沒有。   「對不起。」   「不要再做這種蠢事了!被雷劈中的致死率很高欸!」靠上了研方的胸膛。   「我衣服濕濕的......」   「不管啦!給我靠著。」這是命令句。   「好,對不起。」   別一直道歉啊,道歉有用的話、有用的話...... (當天晚上,研究所)   「今天還真是個災難呀!」   「你還敢說?這沒腦的。」還在氣下午的事。   「啊、對不起。」   「算了,看在你之後的補償就原諒你吧,別再做這種蠢事了!」在原諒之時不忘再說一次。   「好,謝謝妳銀蠍。」唔!別用那種表情看我啦!   「不早了,今天也累了吧?回房吧!」   研方送我到房間門口後道晚安。 (房間)     「爆炸,火災,崩塌。」現在是半夜十二點,就在我躺在床上還為昨天的事輾轉難眠之時,右眼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了!要趕快通知大家!研方、研方的房間離我最近了,要先去找他。   「研方!研方!」大聲敲著研方的房門,但沒有回應,他不在?   如果不在房間,那就是在研究室了......不!不要!   火速趕到了研究室,研方果然在這裡。   「研方!」   「銀蠍?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不久後這裡就要爆炸了!要快點逃才行!」   「咦!?」   「現在沒時間說明了,得趕快通知大家!」拉著研方的手,正要走出研究室的瞬間......      --砰!   什麼!?這個畫面,是我看到的,是離這裡不遠的實驗室發生的爆炸嗎!?已經沒時間通知大家了,起碼、起碼研方一定要......   「快離開啊!」   原本是我拉著研方的,聽到了爆炸聲的研方反過來將我拉著往大門的方向跑。   對!要快點逃......又有畫面了,右眼和左眼不同的畫面,我們成功逃出了研究所的門口,可是為什麼?我在哭嗎?右手上握著的是......眼球?   「快到門口了!再撐一下吧!」研方放開了手讓我自己跑。   對!就快到門口了!一切都會沒事的!   哇哈!到門口了!沒事了!   「研方!」開心的往後看,但研方居然蹲在研究所的大廳裡,怎麼了?扭到腳了?      --磅!   ........咦?我才正要、正要去看看研方的情況,為什麼就有石塊掉下來了?明明四周看起來是那麼的吵雜,為什麼我什麼都聽不到?   「研方?研方你怎麼了?回答我,回答我啊!」不行了,無法思考。   衝進了研究所大廳,在某堆石堆之中有隻手,不要!   「研方!?研方!研......」眼淚濕了臉頰,聲音哽咽到說不出話,快回答我啊!不回答也沒關係,起碼手也動一下吧?為什麼不動呢?   之前還在為你埋頭研究而耍脾氣;之前還在因為你研究成功開心的表情感到可愛;之前還因為你的安排感到窩心;之前還在為你魯莽的做事感到生氣而責備你。   你開心的表情也好,生氣的表情也好,難過的表情、失望的表情、苦惱的表情......這些、這些點點滴滴的小事,我再也、看不到了嗎?   我不要這樣,拜託你,動一下......動一下、一下就好......求求你......      「姐姐!」這聲音,銀狐嗎?   「姐姐快點離開呀!」銀狐扶著我的肩膀要我快點離開,可是我,並不想動。   「姐姐......」似乎是看到我握著研方的手吧,銀狐的叫喚變小聲了。   「抱歉了姐姐。」什麼?咦?等等......   銀狐將我抱了起來,準備帶我離開現場。   「不要!放開我!我、研方......!」   到了安全的草坪上,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這種荒唐的事怎麼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我坐著並低著頭,兩眼無神的看著自己放在腿上的雙手。   手?原來嗎?這隻右眼,根本不是什麼預知之眼,是為擁有者帶來絕望的眼睛,讓擁有者看到了災難前的幸福,等事情發生後再給擁有者帶來不幸,我明明知道的,從十五歲得到這種力量後,像這種半調子的預知眼,不要也罷!   舉起了右手,為了減緩眼睛感到的疼痛而讓左手抓緊了左腳,右手伸入右眼中,越深入左手就越用力。   「姐姐!?」   我知道,這只不過是遷怒,會發生的事還是會發生,但至少,這樣能夠過著一般人活在當下的生活吧?能夠不用畏懼著未來。   最後腳上被抓到紅的摻出了血,右手上握著血淋的紅色眼球,從右眼眶中流出的紅色液體混雜著眼淚流出。   「銀蠍姐?」   「......嗯?」夢?   「在這裡睡著會感冒的喔!」黑貓似乎剛從外頭進來。   「呵呵,那可就不妙了。」   「對了銀狐有回來嗎?」   「你是想問東西嗎?他說在櫃子裡的第二層。」   「櫃子第二層。」黑貓走到了整個房間裡最小的櫃子前,將第二層的抽屜打開:「噢有了。」   「是什麼東西?」   「沒什麼呀,是任務資料。」   「是嗎?任務加油喔。」   「嗯,現在銀狐那傢伙一定是和羅亞不知道去哪玩了吧?」   呵呵,銀狐還真好猜。   「那我先走囉!小心別感冒了!」黑貓說完,一樣從窗戶出去了。   我站在窗前,目送著黑貓離開。 --------------------------   這篇是沒寫正文先寫番外(?   正文生不出來呀杯具!   單純只是想寫出銀蠍的過去,前面想好了,後面想好了,但中間啊中間!!因此很勉強的(?)把中間生惹出來......   銀狐被改造的地方是手腳,能夠將手變成爪,然而銀家原本就是殺手世家(?),因次也有被訓練過身手靈活的很ww   而黑貓是被某人撿到的孤兒,進而也訓練成殺手的,再加上也有和銀狐一樣被改造手腳,身手也很靈活。   
2012.01/27(日) By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