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歡迎光臨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小說都是自創。                       

(此處長草中)
  • 9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變種】夜翔篇

要:14歲,背骨中分裂出兩條像蛇一般有口的肢體,被稱做『蛇妖』。
  個性沉穩,討厭吵雜的地方,但不排斥和大家在一起的熱鬧氣氛。

月:10歲,為類似貓妖的生物。
  和星名成為一對。
  個性略內向、責任感重,早熟。
  在夜和翔隔壁班。

星名:30歲,普通人。
  和月是一對,戀童,但對月更嚴重。
  個性是爛好人一個。

玲:10歲,女性,普通人。
  對翔抱持好感,與翔和夜同班。

(隱石項鍊:可以隱藏變種人變化的神奇石頭。)
(月、夜、翔、要,當初分別依序被星名收留。)



【楔子】

  在一座深山中,熊熊的烈火燃燒著整座森林,火的源頭是座大型研究所,似乎發生了些意外,使得研究所發生了火災。
  「快!快滅火啊!」
  「不行!來不及了!快點逃!」
  火勢過大使研究人員慌了手腳。
  「不好了!火要燒到『那裡』了!」突然有人驚呼。
  『那裡』是還在研究中的特殊物質,誰都不知道遇火後會發生什麼事。
  「什麼!?」
  當話剛落下,眾人都還來不及反應,一陣白光就在眾人面前閃過,隨後發出了一聲巨大的爆破聲。

  「嗯?」在城市的大街上,一名男子注意到了和平時不太一樣的天空。
  「怎麼了?」在旁的女性注意到了對方的不對勁,朝著對方的視線望去,「那、那是什麼!?」
  女性驚呼的聲音稍大,引來了不少人的好奇心。
  「紅色的......雲?」
  眾人們一一朝著天空望去,那大片紅雲,不久後便在這個城市下起了『紅雨』......


【1】

  「啊啊啊啊!」
  「發生什麼事啦?」聽到如此悽慘的叫聲,正在房裡寫功課的要放下了筆,走出房間到客廳關心一下。
  「怎麼了?見鬼囉?」知道叫聲的主人怕幽靈,半開玩笑的說,「嗯?還真的喔。」看到了對方大叫的原因,喃喃說道。
  「不要過來啦啊啊啊!」翔死命的對著闇大叫。
  「......可不可以安靜點?今天功課比較多。」對這事似乎感到稀鬆平常。
  「哇啊啊!要哥!快來救我啦!」翔拍動著羽翼用著最快的速度飛到要後方求救.
  「別在家裡飛啊,你又做了什麼嗎?」要無奈的問。
  「什、什麼『又』做了什麼啊?這次他無緣無故啦!」對於要的說法感到不太滿意。
  「是嗎?」要帶著疑慮看著夜問。
  「那是他自作自受。」夜把頭往上抬了一下,意識闇去翔的後方。
  「什麼是我自....啊!啊啊!」發覺到闇在自己身後,激動得就直接在要的耳邊叫了出來,下一秒便被蛇妖刁起甩了出去。
  「好痛......你做什......」正想抱怨時,發現要周圍的氣氛有些不一樣。
  「好痛?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請不要在我耳邊大叫。」黑著臉,皮笑肉不笑的說出。
  「是......」翔傻愣的坐在原地看著要。
  「我要寫功課了,夜你繼續吧。」「什麼!?」要冷冷的丟下一句便走回房間。
  「要、要哥啊!對不起啦!不要丟下我啊啊啊!」翔死命叫喊著。
  「翔。」
  「唔、啊啊啊啊啊啊!」這聲慘叫,畫破了原本寧靜的夜晚。
  

  「唉......我快死了啦,而且是被嚇死的。」隔天早上,在上學的路途中,翔邊抱怨著。
  「是你太愛惡作劇了,不然夜怎會要嚇你呢?」走在翔身旁,小了自己一截的月說著。
  「但是昨天真的是無緣無故啊!我只是......」
  「只是什麼?」
  「跟他說他笑起來應該很好看而已啊。」翔的表情顯得很委屈。
  「你有美化你的說詞吧?你應該是說:『你幹嘛整天都擺一樣的臉?很不好看而且好無趣~!』之類的話吧?」
  「!?」你昨天晚上不是不在家嗎!?怎會知道!?
  翔一臉驚訝的看著月,心想。
  「嗯?猜中囉?」發現到對方的表情有些怪。
  「沒!才不是!」翔激動的搖頭。
  「哦?」看對方的反應,不管誰都知道根本說中了。
  
  「翔,早安。」剛進到教室,便有個女同學上前向翔打招呼。
  「噢!早啊!」翔回。
  坐在座位上的夜,用一種銳利的眼神看著他們倆,心裡很不是滋味。
  玲是班上的班長,長得很可愛蠻受歡迎的,個性溫柔也常替人著想,是個好孩子。
  雖然本人沒說,但夜看的出來玲是喜歡著翔的。

  時間過得飛快,很快就到了放學時間,同班的夜與翔都是一起回家的,今天的夜也是一樣面無表情的卻會不時的散發出一種沉重的氣息。
  「翔。」走稍微後面一點的夜,在翔準備轉走進巷子時叫住了他。
  「嗯?」聽見了夜的叫喚,想都沒想就轉頭想往夜那邊看。
  「啊啊啊啊!!」但是一轉頭看到的不是夜,而是闇的臉部特寫,「不不不要過來!」跌坐在地上的翔,連滾帶爬得直往家裡衝。
  「我有這麼恐恐怖嗎?」闇無奈的問。
  「不,是他太膽小。」頓了下,小聲的說:「但很可愛.....」
  聽到後面那句的闇愣愣的看著夜,心想這麼蠢的反應,用可愛一詞形容,怎麼想都覺得不太搭。


  「翔,你怎麼了?這麼狼狽的回到家後又躲在房裡出來,不會是見鬼了?」星名在翔房間門外關心問。
  「就是見鬼了啦!」從房裡傳出了翔激動大喊的聲音。
  「欸?是闇嗎?」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惹到夜了?」站在星名旁邊的月無奈的問。
  --碰!
  翔一臉不滿的將房間的門用力甩開,並走到月面前。
  「為什麼你們都會覺得是我錯在先!?這次真的是他無緣無故的好不好!我這一路上一個字都沒說欸!是他突然叫住我然後嚇我的!好!就算我說話了,但他的地雷也太多了吧!?一句話就能惹到他....我....我真的有一天會被他嚇死的!」翔激動的說著,淚不知不覺的泛了出來。
  「翔....我、對不起....我.....」看到翔掉淚,月感到有些愧疚。
  「沒、沒事的,我只是太激動而已,我不餓,先睡了。」翔將眼淚擦掉,走回房間後關上了門。
  「......」剛拿出室內鞋並穿上的夜,聽到了翔的那番話,傻愣愣的站在玄關。
  「夜啊,你再這樣下去,翔會討厭你的喔。」 大門還開著,剛回到家的要也聽到了翔的話。
  「要哥,你沒戴隱石嗎?」轉頭望向要,看到了要身後在關門的『蛇妖』,問。
  「回到家不用太拘束,所以我拿下來了。」拿出了室內鞋,在穿上之前問了一句:「你喜歡他吧?」
  夜愣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
  「那就加油吧。」穿上了鞋,丟下一句話後便走回自己的房間。
  「闇,我該怎麼辦?」
  「不知道。」
  整個氣氛就這樣冷了下來......

  
  「今天是星期六,有人提議要去野餐,有人要來嗎?」一早,星名便興高采烈的問,想劃破昨天的氣氛。
  「我要去!我要去!」昨天的當事人,翔,就好像昨天的事沒發生過一般高興的跳著舉手。
  在場的人都很佩服翔的忘仇能力,就這樣中午決定要去野餐了。

  選擇的地點是山上,然而要說今天約好和朋友出去而沒有跟來。
  「哇!大自然的感覺真好!」翔蹦蹦跳跳的走在最前面大喊著。
  「這樣是不是表示翔好多了?」星名在後面小聲的問月。
  「他一直以來都這樣吧?」
  「嗯、也是啦......」星名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不久後便聽到翔在不遠處大喊:「喂!到了喔!快點快點!」
  「好!來了!」星名回了翔,並拉著月的手加快腳步到對方那。
  
  「好吃,而且好飽喔!」翔一臉滿足的將重心往後,躺在草皮上。
  「不要因為好吃而吃太多喔,肚子會不舒服的。」月有如媽媽般的說著。
  「呵呵!因為是星名大哥做的吧?」半開玩笑的問。
  「這、這和那完全不相關吧?」月的想法似乎被猜中了,有些惱羞。
  「天氣真好,我想去附近走走看看。」站起身子,拍了拍背後。
  「嗯,注意安全喔!」星名叮嚀著,翔點了點頭後便離開了。
  「........我也去。」趁翔還沒走遠,夜便站起身子追了過去。
  
  「呼哇!好大!」似乎是走到了神木附近,從不遠處便可看到高聳於草原的大樹。
  「這一定有很久的歷史了吧?」走近了大樹,打量著。
  「可能已經百年了吧。」夜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停頓了下又說:「看你後面。」
  「什麼?......啊啊啊啊!」

  「.......好大聲。」在有些距離的星名和月,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這樣夜一定會被討厭的。」擔心。
  
  「闇到底是哪裡恐怖到讓你怕成這樣?」夜默默的問。
  「夜....我討厭你....」跌坐在地上的翔,聲音微弱的說出。
  「......」
  「為什麼、你總是要這樣嚇我?你明明知道我很怕,那又為什麼一直要這樣?」翔緩緩的站起身來。
  「我討厭你!討厭你!最討厭你了!夜,我以後都不會再跟你說話了!」翔忿忿的大喊著。
  夜呆愣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
  隨後,一陣氣息蓋過了夜的意識。
  「.......夜?」翔發覺到對方有些怪異,並開口叫了聲。
  夜緩緩的將頭抬起,從他周圍散發出一種黑色的氣息。
  不好!
  等翔意識到事情有所變動時早已來不及,夜已經用手地住了他的咽喉,並將往上抬起。
  「.....夜.....清醒.....點....」抓緊對方的手腕,忍痛把話說出,隨後並將脖子上的隱石扯下。
  用力拍動著羽翼,使夜重心不穩,總算是鬆開了手。
  「咳咳!夜!你醒醒啊!」翔在上空大喊著。
  但是夜完全不理會,從自己的影子中伸出了兩道黑影,又再次朝翔的方向去。
  翔在上空飛來過去的閃躲著,但最後還是被其黑影抓住了身體及咽喉。
  就在翔覺得快不行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截斷了抓住翔的兩道黑影。
  「咳咳咳!」脫困的翔倒在地上咳著,想讓喉嚨舒服點,但感到體力不支,在一陣暈眩後便昏了過去。

  「夜!」已經是變化型態的月大喊著。
  聽到對方的叫喚,夜將視線轉到月身上,地上的影子又多伸出了幾到黑影朝著月的方向過去。
  「夜!快醒醒!」月一一的用爪將黑影擋了下來,還不時的叫喚著夜,希望他快清醒過來。
  「可惡!」但黑影卻越來越多,使得月有些忙不過來。
  最後,月抓住了變成黑色的闇,並對著夜大喊:「夜!翔剛剛快死了!」
  「......」月的這句話起了作用,那句話深深的刺進夜的心裡。
  黑影消失了,闇也變回了原本的白色,最後夜也昏了過去......


102.02/24(日)
By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