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歡迎光臨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小說都是自創。                       

(此處長草中)
  • 98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食夢妖番外】天羽織(有圖)

 

  寄宿在我靈魂裡的食夢妖是羽人,擁有像白色死神般的特徵,一對漂亮的羽翼耳朵、一把白淨的鐮刀。

  我十三歲,不記得自己身世的我跟著羽人到處旅行。

  什麼都忘記的我也還是知道普通人是需要進食的,但我卻不用,是因為我是食夢妖的宿主嗎?只要跟著羽人「進食」就夠了嗎?

  我是這麼想的,自從是宿主開始就是這樣麼想著。



  「小織!」

  在街上,一位婦女一臉驚訝又帶點期望的表情叫住了我。

  「是?」回過頭回應了婦女的叫喚。

  「啊、抱歉,認錯人了呢。」苦笑著的表情,近乎崩潰的神情,她在找尋的人想必很重要吧。

  「不要緊,在找一個很重要的人吧?」隨口說出了,還以為對方會簡單說幾個字帶過。

  「嗯、嗯,不過不可能找到了。」對方這麼說,成功的引燃我的好奇心。

  「為什麼呢?對方在國外嗎?」

  「她已經去世了呢,而且要是她還活著應該會再大一點。」噢....問了個壞問題。

  「對不起...」

  「不,不用道歉,是我太想念她了吧。」

  沒再多說什麼,揮揮手離開了。

  

  多麼沉重的思念啊,痛苦得讓人快喘不過氣,如此痛苦卻無法解脫的感受,能否得到救贖全看自己的運氣,能否遇見食夢妖全看自己的運氣。

  羽人的「糧食」是心痛,像這種不管過了多少歲月,不管被時間沖得多淡,都不可能痊癒的病,就只能依靠食夢妖了,食夢妖能夠改變那個人的過去,讓他痛苦的事從來沒發生過,這麼「甜美」的心痛,羽人不會不想吃的,覓食時間就定為半夜了。


  半夜了,依循著那「美妙」波動來到了今早婦人的家門前,手握著白淨的鐮刀,為自己開了條只有自己能通過的路,走進了家中,燈光昏暗,應該已經睡了,然而整間屋子都充滿了晚餐的「香味」,想必囤積很久了。

  走進了婦女的房間,她似乎睡得不安穩,微皺著眉頭,可能作噩夢了吧。

  架起鐮刀,毫無猶豫的從她胸口揮下,面無表情的看著大量的血液噴出,已經習慣了呢,這只是過程,只要吃下她心中的黑色疙瘩,一切都會回到美好的時候.......等等!這是什麼感覺?至今為止都沒有的,有什麼、流入我的心..........


***


  「是個女孩!」

  手術室醫生開心的向我報告,啊啊、終於生出來了呢,堅持了五個小時值得的。


  「辛苦妳了!」我的丈夫怕血,只能在手術室外頭苦苦的等候,雖然他不在我身邊,但我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他很專注的在幫我加油。

  「是個女孩喲,來看看。」

  「是個大美女呢,老婆妳真厲害。」

  

  美好的日子,美好的相遇,美好的開始,我也希望能夠擁有美好的過程及結束,但是這並不容易,我們三人組成的家庭很幸服,老公上班準時回家,女兒上學成績不錯人際也很好,我在家中當主婦日子也不清閒,每天都把家裡打掃的一塵不染,和鄰居們聊聊天說說八卦,假日去戶外走走買買東西逛逛街,每天過的很充實。

  像這樣的生活真的很希望能一直持續下去。




  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的話語,我怎麼都聽不明白?我丈夫出車禍當場過世了?怎麼可能呢?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公司裡才對,怎麼會到戶外去了?怎麼會有機會出車禍呢?

  

  「真的很令人疑遺憾天羽太太,您先生在送資料去分公司的途中、發生了車禍,當場死亡.....」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吧?是弄錯人了吧?怎麼會是我先生?今天早上吃飯時還貪心的向我說再來一碗,出門的時候還志氣滿滿的向我們說出門了,怎麼現在才不到中午就變得全身冰冷不動不說話了?為什麼.....上天要這樣捉弄我們呢....?而且女兒才七歲呀!


  


  「媽媽....我覺得不舒服。」


  「是癌症,快要末期了,再晚點可能就真的沒救了。」醫生這樣說著。

  「所以現在是還有救的意思?」我這樣問著。

  「有是有,但因為其實也快末期,成功治療的機率並不大。」醫生這樣答著.....。


  「從今天起就要住在醫院了嗎?」

  「是啊,只要小織乖乖聽醫生和護士的話就可以快點回家囉。」要一個十歲的孩子獨自待在醫院,真的很不願意啊。

  「嗯!我會乖乖的,我也想早點回家去和上學!」

  「小織真乖。」真的是個很好的孩子,神啊,求求您不要把她帶走。


  我的禱告被無視了,小織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惡化,為什麼會這樣呢?小織是很乖的孩子,一定有好好照著醫生和護士的指示,那為什麼病情會惡化呢?請不要再玩弄我了,那孩子很痛苦啊!求求您.....讓她好起來吧....求求您......


  過了一陣子,她的病情稍微好轉一點,至少沒有先前嚴重了。  

  「媽媽,我真的會好起來嗎?」在病床躺了兩年了,這孩子開始放棄了嗎?

  「當然啊!妳在說什麼傻話?別想了,快吃藥吧。」

  「嗯。」


  某天凌晨,小織突然痛苦了起來,是想按護士鈴,但可能是太痛苦按不下鈴或是摸不著鈴在哪,延後的治療時間。


  「天羽太太,您女兒恐怕......」

  不,我什麼都聽不進去,自從丈夫死後我就只剩那孩子了,為什麼上天總是要跟我開這樣大的玩笑?別鬧了,請把孩子還給我!把我丈夫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

  求求您....還給我......

  


***


  這些記憶,從來不曾有過記憶流入過,羽人曾對我說,當我想起一切時,我將會消失,我不太懂為什麼,為什麼有了記憶就會消失呢?但我想我現在懂了。


  在吸收這些記憶的同時,我看到了放在櫃子上的照片,三個人的合照,裡頭有個孩子很像我,不,那個孩子就是我,我還活著的時候和爸爸媽媽拍的。

  媽媽一直都很痛苦呢,參加了爸爸的葬禮,參加了我的葬禮,這幾年來到底是怎麼過的呢?辛苦您了,已經不需要在痛苦囉,我來拯救您了。

  吃下了從媽媽體內拿出的黑色的珠子,歷史及將改變.......




  早晨,床頭的鬧鐘正幫助床上的人兒與睡魔搏鬥。

  掙扎了數秒後變戰勝了睡魔,起身下床走進浴室梳洗。

  將自己打扮好,進了廚房烤了個麵包,塗上果醬,就這樣解決了早餐。

  確認沒東西忘了帶,穿上外套,走到玄關穿好鞋,出門後將門鎖上,下了公寓樓梯,準備前往職場。

  「入江小姐早呀!」是住隔壁的林木太太。

  「早安,剛買菜回來嗎?」

  「是呀,每天生活都很充實呢,趕著上班嗎?」

  「今天稍微早一點可以慢慢來。」

  「唉呀,如果妳找一個好人家嫁了就不必這麼辛苦的去上班啦!要不我幫妳介紹吧?」

  「哈哈您不用麻煩了,感情這事我想靠命運呢!」

  「欸真是,那妳加油啦!快去上班吧。」

  「好的,先告辭了!」




  羽人,是食夢妖裡的特例,他所選擇的宿主是靈體,那些因不願離開人世,為自己的離世感到痛苦的心情,就由他來幫忙再讓他以食夢妖宿主多活一點......







(完)

By殺


102.12/01 (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