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歡迎光臨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小說都是自創。                       

(此處長草中)
  • 98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錯】(R15獵奇,慎入)(此為【湯】的少年視角)


  那時我剛搬來還不了解這裡的一切,當在大家都面帶微笑的環境中突然遇到一張哭臉難免會感到好奇。

  之後我了解了她哭泣的原因,她有陰陽眼,其實我覺得也沒甚麼,只是看得到一些我們看不到的東西罷了,又不會傷害我們。

  但村民們似乎並不這想,村民們認為她是魔女般的存在,所以大人們都不想靠近她,大膽的孩子們都欺負她,弄得最後只好逃到小森林裡躲起來偷哭。

  不能放著她不管,我這樣想著。

  於是我們變成了好朋友,每天都玩在一塊,每天都很快樂,這樣的時光應該可以一直維持下去吧!為了她。


  我錯了,村民們知道了,知道我和她常常一起玩,他們不會對小孩子出手,於是便對我的家人手,經常刁難他們,意見不合馬上就吵起來甚至打起來,最後常看到他們都是傷痕。

  爸媽實在很溫柔,對於她的事滿是關懷,或許因為在城市生活久了,看的事情多所以認為她沒必要受這種罪,所以不反對我和她玩在一起。

  其實有想過搬家,她的父母也不喜歡她的樣子,把她帶走應該是沒問題,但是經濟不允許,來到這村子就幾乎沒有金錢來源了,大家都自己耕種畜牧,很少有金錢交易,就算有也沒多少,不過爸媽說她們沒問題不用擔心,要我放心去找她玩也不要告訴她這件事。

  可是我非常擔心,也很不放心,或許和她相遇本身就是錯的......


  上了高中我開始疏遠她,開始不和她交談,就連最簡單的早安也不說,但好痛苦,不管是忍著不和她說話還是她被我冷落時做出的表情,但由於爸媽的狀況有了好轉,所以我還是得繼續實施下去......

  某天學校開始出現了霸凌者,而被霸凌的就是她,我很想去救她,但我不能。


  我知道我很沒用很軟弱,我曾試著去突破,但全都被打擊回來,就這樣逐漸把過錯推給她一般,開始用和她交談為理由說服自己霸凌她.....

  

  雖然我常表現不關心,但她卻照樣像以前一樣和我走在一起,常緊張的把她趕走,深怕被其他人看到;她照樣像以前一樣在我生日時送禮物,因為總是偷偷送,我也總是裝作不在意的帶回家並偷偷收藏起來;她照樣像以前一樣會把家政課做的料理給我吃,為了做樣子只能忍痛把它灑回她身上,我知道我這麼做實在很垃圾,但我已經不知道其它辦法能和她交談甚至接觸了。


  她真的很堅強,又或許說很傻,被我這樣對待卻仍認為我像以前一樣,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為了這麼相信我而感到高興又同時為了居然這麼不反抗而感到生氣難過,雖然我沒資格說......

  ***

  「怎麼又來啦!?就跟你說我不吃!」不、我很想吃......

  「可是,這是你最喜歡的燉肉湯......」

  「天知道妳有沒有在湯裡加什麼怪東西想害死我?還有這肉一看就覺得很難吃。」對不起,這看起來真的很好吃!

  「那你想要什麼肉?」

  「哈?什麼啊妳,真是有病。」愣了愣,不知道腦中為什麼閃過這念頭便說了出來:「妳的話,用人肉也不奇怪吧?」當然是開玩笑,希望她不要當真。

  「欸?」

  「什麼啊?好噁心喔!」在我旁邊的友人邊笑邊說。

  「你想......吃人肉嗎?」

  「感覺很新鮮啊!哈哈!」我已經不知道我在說甚麼了......。

  ***

  「喂、怎麼辦啦?」不小心把她最寶貝的寵物摔死了啦!!!!

  「什麼怎麼辦?那是你弄的欸。」

  「她那麼喜歡這隻黃金鼠,她知道的話我就死定了!」

  「什麼死定了?」

  她居然剛好經過,聽到了我們的對話!怎麼辦!?

  「......給妳。」我把黃金鼠交到了她的手上,腦子都在想該怎麼道歉才好。

  「這是.....球球?牠怎麼了?」

  她看起來好難過.....對不起對不起!

  「就、牠從檯子上掉下來,死掉了。」

  「球球......」

  哭了!怎怎怎怎麼辦!!??

  「只不過是隻黃金鼠嘛!不需要哭吧?」說完這句話我也震驚了,裝作無感的大步離開,我到底要傷害她到甚麼程度才行啊!?真痛恨自己!

****

  隔天剛好假日,我得想辦法和她好好說明和道歉,我不能再給她更多傷害了。




  「......。」  

  怎麼了?聲音發不出來,總覺得全身都沒感覺。

  我緩睜開雙眼,目前還無法動彈,等了一會後稍微能做點簡單的動作了,我抬起了頭,看見了面前擺著一面鏡子,鏡子裡的我看起來十分狼狽,而且還被綁子自己正在坐著的椅子上,不過手並沒有被綁住,這是什麼意思?是綁架吧?但沒有綁住手算什麼?

  我沒想太多,就下意識的伸手想解開身上的結。

  

  ......等等!我的手呢!?我的手怎麼沒了!?還能看到微突出的骨頭,好噁心!

  不要!我的手呢!?我的手怎麼了!?我的手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啊!!

  太過於激動,我拼命的扭動身子,想把身上的繩扯掉,但是犯人綁的很緊,扯不掉,最後還重心不穩的連帶椅子一起摔躺在地上,同時撞開了旁邊的桌子,樣子極為滑稽。

  原本真的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像是被打了麻醉一樣,但是現在痛覺已經漸漸的回來了,從被砍掉的手那傳來了陣陣的劇痛,痛到已經沒有餘力掙扎了,然而傷口也裂開,從缺口處流出了很多紅色液體,止不住。

  

  已經過了多久了?幾個小時?還是根本只有幾分鐘?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一秒鐘都很痛苦,但是卻說不出話也難以動彈,一點辦法也沒有,再怎麼想求救也一樣。

  意識也越來越模糊,手腕的紅色液體也從不停間的流出,我會死嗎?割腕都會死了,這麼大的傷不是就更會死了嗎?然而剛剛太激動沒能知道自己的所在之處,用盡所能的環視了四周,至少也要讓我知道我死在怎麼樣的地方吧。

  這裡是?好熟悉的地方,是森林裡的小木屋嗎?

  怎麼會有碗?從碗裡好像掉出了什麼,長長的,有點像......手指?

  

  『    』

  

  那是、我的?是我的手指嗎?

  對不起。  

  無法從喉間發出聲音,只能動動唇說出無聲的道歉,意識漸漸黯淡,眼前一片漆黑,再來就......




  我....死了嗎?

  看到了自己沒有雙手的躺在血泊中,感覺很驚恐不真實,但我卻覺得很好,因為我死了。

  接下來就是去找她了吧,然後就可以和以前一樣玩在一起了。


103.03/14(五)

By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